第四百四十章 三刀流(上)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现代诗歌,time:2019-07-07 18:38
上一篇:生命不在于活得长与短,而在于顿悟的早与晚。 下一篇:没有了

第四百四十章 三刀流(上)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南城这座矮山上的寺庙,名为一指庙。 一指庙的住持是个形如枯槁的老和尚,他只有一指,没有弟子,香客稀少无比。

这几天,一指和尚接待了一个特殊的香客。

这名香客非常富有学士,精通数国语言,还能够跟一指和尚谈经论道,并且都有他的独到见解。 一指和尚惊为天人。

并且劝说香客皈依佛门,说香客与佛门有缘。 然后,香客答应了。 于是这名香客就成了一指和尚的弟子,跟着一指和尚敲经念佛,而香客也非常有天赋,短短几天整个人完全变了样。 面容慈悲,神色祥和,与那与世无争的佛门中人,如出一辙。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才跨入佛门几天的人,能够做到的。 一指和尚很欣赏这名香客。

赐给他一个意义非凡的名字慧悟。 至于慧悟的世俗名字,一指和尚不曾去打探过,只是觉得既然身入佛门了,就跟世俗斩断了尘缘,一心皈依我佛。

“慧悟,为师年轻的时候,曾经远渡过倭国取经,跟倭国僧侣有过谈经论道,可谓是佛法无国界。 你精通数国语言,日后弘扬佛法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为师期待一指佛法,在你手中发扬光大。

”一指和尚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期待地看着慧悟。 慧悟年龄不小,是个花甲老者,看到一指和尚残缺的四指捏着那把刀走过来的时候,眉头微跳。

“不可动了尘念!”一指和尚轻斥道。 “师父拿刀干什么?”慧悟皱了皱眉。

“为师大限将至,衣钵必然会落到你手里,作为一指庙的住持,是必须要断去四指,方为正宗一指庙,如此方能传播一指庙的名声。 ”一指和尚一脸柔和之色,看着神色大变的慧悟,安慰道:“不必害怕,佛法无边。

断了四指,斩断了四大尘念,便是一桩大事,这是本门规矩。

今后佛法大成,慧悟你便能够成就得道高僧。 ”一只和尚走向慧悟面前,脸上带着淡淡的佛性笑容:“慧悟,来,将手伸出来,为师引你进入一指禅教的大门,从此你就是一指禅教第四代传人……”“师父,慧悟只是来学习佛法的,并非要成为一指庙住持。 ”慧悟神色微微动容。

他怀疑……这一指禅师怕是个疯子吧。

成为佛门弟子,就要斩断四指,然后留下一指,才算是一指庙的弟子?难怪这一指庙里,连个和尚都看不到。

是人都吓跑。 “你是为师的弟子,就该继承一指庙,不痛的,乖……要不为师先给你扎一针?”一指禅师从布兜里掏出一根二三十厘米的钢针,沾上了一点什么液体。

“这是为师从药材中,提炼出的无痛神水,为师给你扎一针,立刻就不痛了,你与佛门有缘,一指庙禅宗更与你有缘……”一指禅师拿着钢针,就在他准备扎向端坐在蒲团上的慧悟时。

嗤啦!慧悟身上的僧袍直接被劲风撕裂,露出那极为贴身的忍者衣,甚至……紧贴后背的一柄忍者武士刀猛地出鞘。 寺庙中银光一闪。

咕咚咚!顿时,一颗人头直接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正是一指禅师的脑袋,他死不瞑目,眼中浮现出惊惧之色。

显然,他到死都没想明白,他的衣钵传人,为什么会杀他。

“ki哟进(疯子),真的是个疯子!”慧悟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为了躲开锦衣卫的追查,他可以剃发为僧,等待时机再伺机而动。

但绝不可能断去四指,成为所谓的一指禅师的虚名。

身为忍者,断去一指就可能从巅峰跌落,那是握刀的手。 尤其身为倭国上忍,他的三刀流奥义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就在慧悟打算清丽寺庙中的血迹时,他神色猛地一变,转头看向寺庙大殿外面。

一道伟岸的身姿进入大殿,他面容俊朗,中年人模样,身穿锦衣卫大红官袍,正是锦衣卫指挥使吴亚斌。

吴亚斌看了眼地上的那颗死不瞑目的人头,神色再次一沉。 “本帅是称呼你为高大学士,还是高桥上忍?”吴亚斌平静地看着慧悟。

是的,慧悟就是当初从伯爵逃走的倭国上忍高桥梁仁,辗转多次,他还是躲到了最危险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一指庙。 可惜……他还是逃不过锦衣卫的天网。 “吴大人,何必要紧追不舍?想必我毕生的心血你们也得到了,林宇那贼子,也骗了我的机密情报,现在的我,并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看在我为大夏办了不少实事的份上,让我离开如何?亚斌君!”高桥凉仁看着吴亚斌,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毫无疑问,一指庙山下肯定已经是天罗地网。 而且,以他目前文道大宗师的修为,不可能跟大儒强者吴亚斌抗衡。

但他还不想死。

他的独子高子恒离开了京城,他需要看到高子恒丹田恢复,方能够瞑目。 “从秦东郡数十万百姓与军民死后,你高乔就必死无疑,包括你的儿子,以及……风白羽!”吴亚斌冷冷地盯着高桥凉仁。

曾经陛下的左膀右臂,没想到如今却变成了左膀杀右臂。 世事无常。 “白羽圣王,大夏无人会是他的对手,陈国公府上有诸子百家的人抵达,书院亦有诸子百家插手……吴亚斌,加入白羽圣王麾下,日后圣王登大宝,你我便是左右护法。 ”高桥凉仁劝起了吴亚斌。

吴亚斌对此非常……无语,难道这老家伙,忘了他跟陛下是穿过同一条裤子的人吗?扇风点火也要看是谁。

难怪这老东西,培养出的儿子是个傻蛋,自个也聪明反被聪明误,被太子林宇几句倭语给问出了机密。

真特么丢人。

“降,可生!抗,必死!”吴亚斌锋芒毕露,冷冷地盯着高桥凉仁,同时大儒的修为爆发,直接封锁了高桥凉仁的所有退路。 生与死,一念之间。

高桥凉仁瞳孔微微收缩,手中的武士刀,‘铿’的一声脆鸣,一把刀变成了三柄武士刀。

高桥左右手各执一柄,牙齿咬着一柄。

三刀流奥义。

虎狩猎…PS:第五更,时间。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