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平拗救中的弱救、虚救现象及复式拗救的律理诠释 北京邮电大学任晓敏作家报2017.12.29.第52期(总第1090期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现代诗歌,time:2019-06-12 16:11
上一篇:孤岛历险记作文650字 下一篇:孤注一掷,安倍究竟赌什么?

孤平拗救中的弱救、虚救现象及复式拗救的律理诠释 北京邮电大学任晓敏作家报2017.12.29.第52期(总第1090期

二、复式拗救概要[5,6]“一拗两救”或“两拗一救”,亦即同一个拗点由两个救点相救,或两个拗点被同一个拗点相救。

按照“失而偿之”、“失平补平,失仄补仄”的拗救原则,似应以“一拗一救”为宜。 “一拗两救”有施救过度之嫌,而“两拗一救”则有救力不达之嫌。 因此,“一拗两救”或“两拗一救”的合理性是令人费解的,而且在笔者已经发表的相关论述中,这个问题实际上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这个问题将在下文中得到解决。 在此,且容我们约定,在揭开谜底之前,不妨先假设其合理性是可接受的。 下面,即来作具体介绍。 “平平仄仄平”句式的联句句式,即“昃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其中,“昃仄平平仄”叫做出句句式,“平平仄仄平”叫做对句句式。

该联句句式在引入孤平拗救后即变为“昃仄平平仄,仄平平”。

为突出复式拗救中与孤平拗救关系并存的另外一种拗救关系,我们不妨再作一个约定,即暂停与对句引位拗变相关的讨论,亦即暂停有关对句转位与对句引位之间的孤平拗救关系的讨论。 于是,我们需要讨论的问题就简化为:在不涉对句引位拗变的前提下,如何对该联对句转位拗变施救?“若无其拗”地单独存在而不违背格律。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前人的著述中,该字位之拗作为半拗似乎是无条件的“昃”的引位无法充当所需的救点。

这是因为,第一,“昃”者,当仄可平也,其原始的、占主导地位的属性为仄,而非平,故无法充当救点;第二,即使按照通常较为粗放的理解,认为其平仄是可以随意配置的,它仍然无法充当救点——道理很简单:平仄既已随意,便无拗变可言;无拗变,则既无须被救,亦无从施救。 据此,我们只须关注出句中的转位和承位即可。

假定出句转位之拗不属禁拗情形,无论它是半拗、还是全拗,我们均可选择出句转位作为救点,即令该字位平仄属性由平变仄,从而得到孤平复式拗救的第一种形式,相应的联句句式为:“昃仄仄平仄,仄平平”。

假定我们选择出句承位作为救点,即令该字位平仄属性由平变仄,我们即可得到孤平复式拗救的第二种形式,相应的联句句式为:“昃仄平仄仄,仄平平”。 “暂停与对句引位拗变相关的讨论”这一约定了。

此约定一经解除,复式拗救随即现形——“拗救可逆律”首联“尚故今”“尚”字。 此时,由于出句中“尚防寇”三字并非三仄尾,“万国尚防”四字也非四仄首,整个出句自然也不是五仄句,当然就更不是同声或颤式五仄句,故而“尚”字之拗属半拗,合乎拗救要求。 在该联句中,“今”字之拗既可以被诠释为同时被“故”、“尚”二字之拗所救,也可以被诠释为同时救了“故”、“尚”二字之拗。

“转承并拗”),相应的、拗救完成后的联句句式为:“昃仄仄仄仄,仄平平”。

“身份”施救于对句转位之拗,从而完成其作为救点的使命;而出句转位之拗则因其半拗“身份”而可以“若无其拗”地“逍遥”于拗救之外,从而避免发生对于对句转位不可容忍的过度施救——“一拗两救”或“两拗一救”了,如果此处的转位之拗不为半拗,而是作为全拗与承位之拗一起对于对句转位之拗作双重施救,再加上已经存在的孤平拗救,就等于是三重施救了。

因此,且不说转位之拗为禁拗,即使它只是回归全拗,上述这种孤平复式拗救形式就一定是不允许存在的;如果非要将其纳入该复式拗救关系之中,则可认为它不过是该复式拗救事件中的一个“名义参与者”而已。 笔者以为此解甚妥。 我们可以对“转承并拗”的孤平复式拗救形式。 譬如,我们可以将其出句中的“防”字(平声)改为“剿”字(仄声),于是该联句变为“尚剿故今”“尚”字与承位“剿”字同时出拗(由平变仄)。

不过,由于出句中“尚剿寇”三字的声调分别为去、上、去,系异声三仄尾,“万国尚剿”四字的声调则分别为去、入、去、上,系异声四仄首,整个出句既不属同声五仄句,其声调结构“去、入、去、上、去”又非颤式,故“尚”字之拗为可“逍遥”于拗救之外的半拗,对于对句转位的施救之责则由出句承位独自承担。 显然,这种“转承并拗”的第三种孤平复式拗救形式从本质上讲与“承位独拗”的第二种孤平复式拗救形式无异。

我们还可以对“转承并拗”的孤平复式拗救形式不能存在的情形。

譬如,我们可以将其出句中的承字位改为“御”字(仍系仄声,但为去声,而不再是像“剿”字那样的上声),于是该联句变为“尚御故今”“万国尚御”四字的声调则分别为去、入、去、去,系异声四仄首,且整个出句既不属同声五仄句,其声调结构“去、入、去、去、去”亦非颤式,但“尚御寇”三字的声调均为去声,系同声三仄尾,故而“尚”字之拗回归全拗,也就是说,“尚”、“御”二字之拗均为全拗。 故而,为避免对于对句转位“今”字过度施救,“尚”、“御”二字之拗必有一个是多余的,亦即必有一个须处于拗救关系之外,这样一种包含“全拗无救”问题的拗救关系自然是不能存在的。 “一拗两救”或“两拗一救”的合理性问题。 尽管在上文中我们暂时避开这个问题,但这终究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不过,在我们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时,有一个必须注意到的事实是,“孤平复式拗救合乎格律”这一点在诗界是有定论的,且千百年来包含孤平复式拗救的上佳诗作不计其数。 因此,我们的任务似乎不应该是质疑其合理性,而是要寻找能够强有力地支持其合理性的论据——“隐藏”得很深,但相信它一定是存在的。 前已述及,此前笔者未能彻底解决这一问题,实为憾事,故而笔者写作本文的最大心愿就是弥补这一遗憾。


本月热点

我只想拥有友谊作文250字

本站

我只想一个人哭周记作文

本站

我变的更加坚强周记作文

本站

我变成了一只蛐蛐作文

本站

我变了五年级作文500字

本站

我变了三年级作文300字

本站

我取得成绩啦作文500字

本站

我发现蜜蜂的秘密作文

本站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