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牛成章原文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现代诗歌,time:2019-07-11 17:43
上一篇:087 比一比在美利坚的田园生活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

聊斋志异·牛成章原文

牛成章,原文及【原文】  牛成章,江西之布商也。

娶郑氏,生子、女各一。

牛三十三岁病死。

子名忠。 时方十二;女八九岁而已。

母不能贞,货产入囊,改醮而去,遗两孤难以存济。 有牛从嫂,年已六秩,贫寡无归,送与居处。 数年妪死,家益替。 而忠渐长,思继父业而苦无资。 妹适毛姓,毛富贾也,女哀婿假数十金付兄。 兄从人适金陵,途中遇寇,资斧尽丧,飘荡不能归。

偶趋典肆,见主肆者绝类其父,出而潜察之,姓字皆符,骇异不谕其故。

惟日流连其旁,以窥意旨,而其人亦略不顾问。 如此三日,觇其言笑举止,真父无讹。

即又不敢拜识,乃自陈于群小,求以同乡之故,进身为佣。 立券已,主人视其里居、姓氏,似有所动,问所从来。 忠泣诉父名,主人怅然若失,久之,问:而母无恙乎?忠又不敢谓父死,婉应曰:我父六年前经商不返,母醮而去。

幸有伯母抚育,不然,葬沟渎久矣。 主人惨然曰:我即是汝父也。 于是握手悲哀。 又导入参其后母。 后母姬,年三十余,无出,得忠喜,设宴寝门。   牛终欷歔不乐,即欲一归故里。 妻虑肆中乏人,故止之。 牛乃率子纪理肆务。

居之三月,乃以诸籍委子,取装西归。

既别,忠实以父死告母,姬乃大惊,言:彼负贩于此,曩所与交好者留作当商,娶我已六年矣,何言死耶?忠又细述之。

相与疑念,不谕其由。

逾一昼夜而牛已返,携一妇人头如蓬葆,忠视之则其所生母也。 牛摘耳顿骂:何弃吾儿!妇慑伏不敢少动。 牛以口龁其项,妇呼忠曰:儿救吾!儿救吾!忠大不忍,横身蔽鬲其间。

牛犹忿怒,妇已不见。 众大惊,相哗以鬼。 旋视牛,颜色惨变,委衣于地,化为黑气,亦寻灭矣。 母子骇叹,举衣冠而瘗之。

忠席父业,富有万金。

后归家问之,则嫁母于是日死,一家皆见牛成章云。

【译文】牛成章,是江西的一个布商。 妻子姓郑,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牛成章三十三岁时病死了。 儿子牛忠,当时才十二岁;女儿不过八九岁罢了。 母亲不能守节,卖掉家里的东西,改嫁而去。

留下兄妹二人,难以生存下去。

牛成章有个叔伯嫂子,已经六十岁,孤独一人没有依靠,就收留了两个孤儿一块生活。 几年后,老太太去世了,家中生活更加困难。 牛忠渐渐长大,想继承父业,但苦于没有本钱。 这时,妹妹嫁给了一个姓毛的商人,家中很富有,她哀求丈夫借几十两银子给了哥哥。 牛忠跟着别人去南京,途中遇上了海寇,身上带的钱都被抢光,他没法回家,只好到处流浪。 一天,偶然走进一个当铺,见铺主极像他的父亲;出来后,秘密访查打听,姓氏名字都和父亲一样。

牛忠十分惊讶,不明白其中的缘故。 只是每天在当铺旁边转来转去,暗地察看铺主对他有没有反应。

铺主对他却毫不理会。 牛忠经过三天的观察,铺主的说笑举动,真是自己的父亲,一点不错。 当下又不敢拜认,就向铺中的佣人自我介绍,请求以同乡的身份,到铺中做佣人。 立好契约后,铺主看他的姓名,家乡住地,似乎心里有所触动,问他从哪里来。 牛忠哭着说出了父亲的名字。 铺主听后,怅然若失,像有心事一般。 待了很久,又问:你母亲好吗?牛忠又不敢说父亲死去,委婉地回答说:父亲六年前出外经商,至今还没有回家。

母亲改嫁,幸亏有伯母抚育,不然,早就埋到沟里了。

铺主十分悲惨地说:我就是你父亲啊。 于是,父子拉着手,悲哀万分。 随后,父亲领他到内室拜见后母。

后母姓姬,三十多岁,没有生育,牛忠来到,她很高兴,在内室设宴招待他。

来源栏目:本文链接: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1。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