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为丹霞 教泽传后人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现代诗歌,time:2019-07-10 18:52
上一篇:笔记本电脑如何无线投屏到MAXHUB(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申遗为丹霞 教泽传后人

申遗为丹霞教泽传后人  中山大学彭华教授助中国丹霞走向世界离世前还指导学生论文2017年7月,彭华教授(中)在内蒙古开展丹霞科考。

  “一个人,一座山,山因人重。   山还在,人已逝,卅载缘分铭刻赤壁丹崖。

”  彭华简介:  彭华,安徽砀山人,1956年1月2日出生。 197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5年高中毕业后,担任过民办教师、生产队长、大队副书记。 1978年2月至1982年1月在安徽师范大学地理系就读本科。

1982年1月开始在安徽宿州师范专科学校任教,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

1992年9月至1995年8月调往广东省韶关市仁化丹霞旅游经济开发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工作。 1995年10月起入职中山大学地理系,历任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8年1月8日,彭华因心脏病在广州去世,享年62岁。   中山大学教授彭华倡导发起南方六省“中国丹霞地貌”联合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目录”,填补广东省世界自然遗产空白。

一次性通过六座名山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在全世界仅此一例。 中国丹霞入选世界遗产,标志丹霞地貌这个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地貌学国粹真正实现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作为丹霞申遗的倡导者、发起人和首席科学家,从最初倡议到成功,他坚持了17年。

2009年,彭华组织国际学术研讨会,终于让国内外最具影响力的专家们认可了“丹霞地貌”。

丹霞地貌(DanxiaLandform),从此成为世界地球科学词典里唯一一个中文发音地貌名称。   2018年1月8日,“师者楷模”彭华离世。 就在离世的前一天,他还在指导学生的论文课题。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徐静  17年“丹霞申遗之路”初心不改终成功  彭华一直把丹霞的保护、研究和可持续发展作为自己的使命。 而一切的初心萌发是在1987年,赴广东丹霞山调研的彭华对丹霞山“一见钟情”,想着要做点什么,没想到,这一做就是一辈子。

  丹霞是在中国起步、发展,由中国专家自主研究、命名的地貌,被称为“中国地学国粹”,由著名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冯景兰和陈国达教授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广东韶关丹霞山命名。

1995年,彭华被调入中山大学地理系,后成为丹霞地貌研究的第四代领军人,他要完成几代丹霞前辈夙愿的任务——推动“中国丹霞”成为“世界丹霞”。   彭华认为我国对丹霞地貌研究已有好几十年,已形成完整的学科体系,“申遗”是使其被国际学术界认可的重要途径,为此他踏上了17年的丹霞申遗之路。   早在1993年第一届全国旅游地貌学术讨论会上,彭华就倡导将中国丹霞地貌申遗。 此后丹霞申遗提议几度搁浅,但彭华未曾放弃。 2004年初,丹霞山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首批28家世界地质公园之一,彭华再次提出丹霞申遗倡议。

2006年,在国家相关部门推动下,广东丹霞山、湖南崀山、福建泰宁、贵州赤水、江西龙虎山和浙江江郎山六地正式确定联合“申遗”,彭华任六省“中国丹霞”联合申遗项目专家组组长、首席专家。

此后至2010年5年间,彭华为丹霞申遗进行繁重而艰辛的工作。 熬夜准确编制申遗文本和附件材料成了彭华的家常便饭。

他亲自撰写文本、绘制丹霞演化图,申遗前夕甚至连续7天7夜没有合眼。

  在申遗工作遭遇到国际上不公正评价而面临被“推迟申报”的紧急关头,彭华率领专家组在短短1个月内准确找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报告中5个方面、10多处错误,飞赴巴黎和日内瓦,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等相关官员和代表进行磋商。   最终,在彭华等人努力下,中国丹霞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巴西时间2010年8月1日,在当地举行的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丹霞”正式列入世界自然遗产。 一次性通过六座名山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全世界仅此一例。 中国丹霞入选世界遗产,标志丹霞地貌这个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地貌学国粹真正实现了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得到国际社会的最高认可。

  走遍大半个中国考察 将丹霞山推上世界名山  从知识青年下乡当农村生产队长,到丹霞山风景区当总工程师,再到中国丹霞地貌科学研究的学科带头人,彭华在科研上勇攀高峰,取得丰硕的科研成果,成为中国丹霞地貌研究的第四代领军人。   1992年9月,彭华来到韶关市仁化丹霞旅游经济开发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工作。

他不要档案、不要户口,舍弃城市舒适生活,举家迁往仁化小城。

从此,彭华一边搞丹霞山的保护利用和规划建设,一边潜心丹霞地貌的研究。 他曾表示:“我希望我主持开发丹霞山能够实现政府、景区和当地农民的‘三重效益’。 ”他结缘丹霞山之后,就以核心专家的身份,加强丹霞山整体规划建设,牵头开发建设翔龙湖景区、阳元山景区,使丹霞山从一座山头扩展为三个园区。 在他的推动下,丹霞山先后成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地质公园和世界地质公园,最终申遗成功。

  近年来,彭华牵头推进“全国丹霞地貌基础数据调查”项目,他仅用三年时间,就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我国各地主要的丹霞地貌都留下他的足迹。   他带领博士生,三上青藏高原,途中数次遭遇暴雨,多次经历塌方泥石流、高原缺氧呼吸困难等险情,虽年逾花甲,心脏不好又高血压,但彭华从未退缩。 在赣州寻乌南桥镇考察中,为搞清当地红层基本情况,彭华顶着烈日绕山体走好几圈,就为多寻找几个露头以便验证数据的准确性。

而在离世100天前,他还踏在青藏高原土地上。 经年累月艰辛工作,使彭华的心脏不堪重负,心血管主动脉大面积阻塞,连给医生进行手术准备的时间都没有,匆匆离世。

  为师桃李满天下所有科研经费留学生继承  1995年,彭华从丹霞山到中山大学工作,受聘于地理系。 作为学者,他编著了16部论文集和专著,发表论文150余篇,主持了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和1个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重点项目,为推动中国丹霞遗产地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理论依据。 作为老师,他自己编写的讲义累计达80多万字,教授数千名本科生,培养近百名硕士生、博士生,桃李满天下。

  在学生眼中,彭华亦师亦父。

为困难学生垫学费、生活费,资助学生进行科学考察、教学实习以及参加国内外会议,对彭华来说是常事。 他的妻子丰秀荣回忆,有个硕士生的母亲得了癌症,夫妻俩听闻后,立刻掏出1000元。 后来这个学生的母亲去世了,夫妻俩一直资助他完成学业。   2018年1月8日,“师者楷模”彭华离世,而在前一天,他还在指导学生的论文课题。

彭华教授去世后,按照他生前的意愿,他的所有科研经费将留给学生搞科研,粤北当地政府奖励给彭华团队的10亩地也将建成丹霞研究院,以培养他的传承人。

来源:广州日报责任编辑:张祝华。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