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老公惹不起秦御景,耿小鱼全章节完结版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现代诗歌,time:2019-05-15 22:43
上一篇:绯闻老公惹不起秦御景,耿小鱼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下一篇:维也纳森林的故事教学设计word免费下载

主人公是秦御景,耿小鱼的小说,是由美少女创作的都市类小说,绯闻老公惹不起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强大的气场逼近,笼罩着耿小鱼,每一步都让这条小鱼儿呼吸困难,这种感觉,使她逃离。

...装饰豪华的房间灯光明亮,象牙白的地板上披着一层淡淡的金光,微凉窗边的幔帐被夜风吹起,掠过耿小鱼单薄的身体,她打了个冷战,恢复理智的头脑,昏睡前的一切冲入脑海。 她似乎进了男厕所间,还让那个男人救自己。 转头,她看到卧室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生的可真俊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的,尤其是那一双眼,他是将整片星空都装进自己的眸子里了吗?微薄的粉唇,抿出一丝高冷的弧度,不知道是在笑,还是没笑。

“你,救了我?”她求救的,就是这个男人吗?秦御景挑眉,高冷的像一只白天鹅,“可以这么说。 ”“谢谢你。

”她从床上站起来,鞠了个躬,“改天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深更半夜的,在一个男人房间,似乎不太好。

更何况她刚被那个禽兽秦御景下了药,现在对男人有一种抵触和警戒。

“打算怎么报答?”“诶?”耿小鱼愣了一下,想了想,“请你吃饭可以?”秦御景摇头,对这个报答,并不满意。

“那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如果我能帮,我一定会帮你的。 ”“你当然能帮。

”“真的?那你说来听听。

”耿小鱼窃喜,为自己能够还了这个人情。 秦御景一手插在口袋中,迈着沉稳的步伐朝着耿小鱼走过去,黑色的眸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像是在看一只感兴趣的猎物。

强大的气场逼近,笼罩着耿小鱼,每一步都让这条小鱼儿呼吸困难,这种感觉,使她逃离。

她小步后退着,想要逃脱这种感觉,脚绊了一下,一下子坐在床上。 秦御景,身体靠近,那张帅的天怒人愤的脸,与耿小鱼近在咫尺。 鼻息间,全都是男人清冷的古龙水的香味。 耿小鱼分不清自己是心跳快,还是已经不跳了,总之,头好晕啊。 他伸手,将她的下巴掠起,唇边,衍出一抹优雅的笑,“为我正名?”“嗯?唔……”耿小鱼还没反应过来正名什么,唇边被面前的男人含住,她被推到在了床上,几乎是毫无反击之力。 好吧,她是外貌协会的高级VIP,可是,也不是这样玩的啊。

砸着这个男人的胸膛,拳头发出沉闷的声音,她砸的手腕都酸了,却无法将男人移动半分,他稳如泰山,薄凉的唇,牵引着耿小鱼,一下一下,吻得更深。 她被吻得紧,只能发出不满的呜呜声,可这个施暴的男人充耳不闻。

胸前,一阵凉意。 耿小鱼的衬衫已经被解开两颗扣子,茭白的肌肤被男人粗糙的手指摩挲着,确实是一味良药。 他吻得更深,直到,指尖,传来一抹湿润。 耿小鱼哭了,卷长的睫毛上挂着两滴泪,眼神幽怨的看着身上的男人,泪眼朦胧的模样,更让秦御景心间异动。 好久不见,他的小鱼儿,越发的水灵了。 喟叹口气,指腹轻柔的将她鬓角的泪水拭去,“丫头,你骂我性无能,变态,那么大声音,整个餐厅都听见了,若你不为我正名,我讨不到老婆了。 ”耿小鱼一口气憋在胸口,“我不是在骂你。 ”“哦?那在骂谁?”耿小鱼咬牙切齿说了三个字,“秦御景。

”她真恨死这个男人了,若不是他,自己今天晚上也不会经历这么多事。

本尊低头一笑,笑靥生出食人花,“那没错了。 ”“啊?”耿小鱼脑袋当机,这个还有重名的,“我骂的秦御景,是秦始皇的秦,御驾亲征的御,景色的景,那个宏武集团的总裁,变态冷男人,不是你。 ”“闭嘴。 ”他轻喝一声,“再多说一个字,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耿小鱼委屈的看着他,“我不是在骂你,你根本就是想以此借口来强暴我,这是要坐牢的,你……”她再次被强吻。

秦御景的黑眸,望着那双幽怨的眼,唇角微微一勾,闭上。 小鱼儿,没错,你骂的就是我,我要的就是你的正名。 “嗯!”唇瓣传来一阵剧痛,秦御景拧眉,还敢咬自己,真是好大的鱼胆。 “救命啊,救命啊,这里有强奸犯,救命啊……”耿小鱼四肢使劲扑腾着,扯着嗓子喊救命,声音高亢嘹亮。

秦御景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被她高分贝的声音震得。 不过他也不阻止,只骑在她身上,看猴戏一般看她喊救命。

待她喊累了,喊不动了,他才道,“方圆十里都是我的私人区域,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所以你还是乖乖从了我吧,我会对你负责的,嗯?”他的笑,像是混迹夜店的公子哥,邪魅雅痞极不正经,哪有平日传说的冷面煞神一分。 “死都不从。

”耿小鱼有志气得很,就算这男人长得帅,可他是个禽兽啊!死都不从?“那就活着。

”他伸手,将她身上单薄的衬衫挑开,挥手,衬衫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地上。 锐利的疼痛,骤然传遍全身,耿小鱼脸都白了,像一条蹦上岸失水的鱼。

一夜,旖旎——昨夜,下了小雨,今日的空气中多了几分湿润。

餐厅内,秦御景优雅的喝着早餐,尊贵来不得半分亵渎,一举一动,贵族气质使然。

“秦总,昨晚108包厢有人冒充您的名义,和耿小鱼小姐相亲,还给她下药,不过最后被她逃出来了。

”方卓恭敬地把昨天不眠不休调查的结果报告给秦御景。

手中的勺子放在碗内,他抿了抿唇,墨色的眸迸出一丝伶俐的光,“人呢?”“关在地下室。

”他起身,拂过略微褶皱的衬衫,“带我去见他。 ”离开之际,他吩咐佣人,“她醒了,留住。

”“是,少爷。

”。


本月热点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